王儒林 資料圖
袁純清 資料圖
  “晉官難當”不是新鮮提法。只不過,原來多指安全生產事故的難以監管;而最近這一概念被人們賦予了新的含義:自十八大反腐風暴以來,山西已有金道銘、杜善學、令政策、陳川平、聶春玉、白雲、任潤厚等多名高官被查,所引發的官場海嘯更是難以想象。
  因“襄汾礦難”而引咎辭職的山西省長孟學農曾經回憶道:“山西基礎工作差,工作艱巨任務重,離人民群眾的要求距離大,‘晉官難當’一點不錯。”
  2010年全國“兩會”上,時任山西省長王君委婉表示他在山西一年的工作體會中,酸甜苦辣都有。而李小鵬在相同場合回答該問題時,給出了八個字的回答:“如臨深淵、如履薄冰”。
  2011年,首次以山西省委書記在全國兩會上亮相的袁純清卻正面回應了“晉官難當”的話題:“中國官員當下身處變革時期,做官都難。”
  而現在,新任省委書記王儒林亦將面臨這一問題。此番調任山西,他會怎樣猛藥治痾?
  袁純清:主政山西力推經濟轉型 政治生態卻出問題
  袁純清是公認的學者型官員,擁有經濟學博士頭銜。除此外,他還有紀檢工作經歷,曾任中紀委常委、秘書長。在山西擔任一把手的四年時間里,提出的煤礦發展新理念曾破除了山西長期的粗放式資源經濟模式。
  有數據顯示,袁純清主政山西一年內,山西礦井總數減少到1053座,大型煤炭集團成為兼併重組的主體企業,年產30萬噸以下的小煤礦全部淘汰,70%以上的保留礦井達到了90萬噸以上。
  9月1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親赴太原,在省委幹部大會上,他肯定了山西“全省經濟社會發展取得新的成績”,但“同時要看到,山西省的政治生態存在不少問題,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形勢嚴峻。”並說“中央高度重視山西存在的問題,高度重視山西領導班子和幹部隊伍建設,決定對山西省委領導班子作重大調整。”
  在會上,袁純清率先進行了自我批評:劉雲山同志對山西反腐敗鬥爭發生的嚴重問題,給予了嚴肅批評,自己作為省委書記負有領導責任。“當前,山西正處於關鍵時期,尤其是腐敗案件仍處於高發期、頻發期,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任務艱巨。”
  同時,他對新任書記王儒林作出寄語:以王儒林同志為“班長”的省委一班人,一定會團結帶領全省幹部群眾,不斷開創山西經濟社會發展新局面。
  王儒林:解決權力濫用問題,需要監控全面覆蓋、全程到位
  與袁純清不同的是,王儒林在吉林深耕細作40餘年,是個徹頭徹尾從基層成長起來的幹部。
  2013年中央巡視組對11個省市自治區巡視工作,僅有吉林一地尚無副省級高官落馬消息。
  2014年兩會期間,在接受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專訪時,王儒林曾經系統地闡述過自己的“反腐妙方”:推進“五權”工作,扎緊權力“圍欄”。
  所謂“五權”工作,王儒林解釋為“防止權力過多干預市場、邊界不清——改革限權,確保權力界限清晰分明”、“防止權力取得無據、行使無序——依法確權,確保權力授予依法合規”、“防止權力過度集中——科學配權,確保權力架構相互制衡 ”、“防止“暗箱操作”——陽光示權,確保權力運行公開透明 ”、“防止權力濫用——全程控權,確保權力監督及時有效”。
  “權力過多干預市場、邊界不清是一個問題。”王儒林解釋,“因此,我們加快政府職能轉變,進一步推進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,削減、限制和轉移一些部門權力。
  王儒林認為,解決權力濫用問題,需要監控全面覆蓋、全程到位。吉林省一方面強化內部監控,對各地各部門建立健全內控機制情況進行全面檢查,梳理相關法規制度1509項。另一方面強化外部監督,通過受理行政投訴、信訪舉報和專項檢查、案件查處等,接受人民群眾和社會輿論監督。
  在9月1日的山西省領導幹部大會上,王儒林在發表履新感言時稱,要認真履行黨委主體責任和紀委監督責任,充分發揮巡視工作的“尖兵”和“利劍”作用,堅持不懈反對“四風”,切實加強黨的建設,把“嚴”字落實到幹部工作的全過程。“特別是要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,在根除權錢交易、官商勾結的土壤和條件上狠下功夫。”
  山西目前落馬的常委已經超過三分之一,省委、省政府領導班子的空缺崗位已達“6席”。新任“晉官”一把手王儒林如何破解山西權力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這一難題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(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北京9月2日電)
創作者介紹

107

ibzefuvb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